东方·中医

长久以来,每当提起中医,我脑中便会情不自禁反射出诸多镜头,名贵而神秘的草药,功夫片中受重伤神奇康复的大侠,神秘谷中手持神杖的白须神医… …无论如何敬仰,我却始终不敢触碰,谈论不得。原因很简单,一来,中医长久以来被作为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重要组成部分,面对传承数千年的文明,相信任何人都会肃然起敬,战战兢兢。二来,景仰归景仰,认知却仅仅停留在影视书籍层面,没有学习和实践,没有发言权。

直至一年前,出于好奇,找来被中医视为圣典的著作《本草纲目》(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通读之后,我的第一感受是不可思议,思想在强烈的碰撞。与其他领域一样,对于中医的认知,我不可避免的惨遭传统教育的毒害,至少是片面的,笼统的,违背科学精神的。近日,由于长期独自在外打拼,身体机能严重下降,已到了不得不寻医问药的地步,在亲朋的催促下,尝试中医中药,因此,我跟中医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连服三副中药,历经一个月,身体竟神奇的日益好转,对中医中药的兴趣再次萌生,然而,在查阅中西医数年论战的资料,感触深刻的同时再次对中医深感无力。整体来看,我对于中医的态度的变化俨然一个形如“M”的曲线。

《本草纲目》,明朝医药学家李时珍(1518-1593)为修改古代医书的错误而编,以毕生精力,亲历实践,广收博采,实地考察,对本草学进行了全面的整理总结,历时29年编成。全书52 卷,全书约190万字,分为16部,分别为:草部、木部、土部、火部、谷部、果部、林部、兽部、鳞部、禽部、虫部、介部、菜部、水部、人部、金石部。通常我们所看到听到的关于《本草纲目》乃至中医的介绍均为“草部”,因为植物占其全部的份额最大(占全部药物总数的58%),再者,人们日常接触并得到普遍临床认可的也是这一部分。然而,本着严谨的科学态度,对于事务的认知怎能以偏概全?草部占总药物数58%,那么其余的42%呢?

我们先来看看“人部”(原文部分摘录)

人中黄

释名 在竹筒中塞入甘草末,两端用竹、木封固,冬季投入人粪缸中,立春时取出,悬当风处阴干,破竹取甘草末,晒干。

主治

1、热病发狂。用人中内放罐中,泥封固,煅半日,去火毒后研为末,水送服三钱,病未退,可再服。

2、呕血吐痰,心烦骨蒸。用人中黄为末。每取三钱,加茜根汁、竹沥、姜汁和匀服下。

人尿

释名 溲、小便、轮回酒、还元汤。

气味 咸、寒、无毒。(入药以用童便为好)

主治

1、久嗽涕唾,肺痿,时发寒热,颊赤气急。用童便(去头尾少许)五合,浸泡破开的大粉甘草一寸,露一夜,去掉甘草,清晨一次服下。或加甘草末一钱同服亦可。一天服一剂。儿童须忌食五辛热物。

2、吐血、鼻血。用人悄少姜汁调交服一升。

3、绞肠沙痛。用童便饮即止。

乱发

释名 血余、人退。

气味 苦、微温、无毒。

主治

1、鼻血不止。用乱发烧灰吹入鼻中。又方:用乱发灰一钱、人中白五分、麝香少许,共研为末,入鼻中。此方名“三奇散”。

2、肺疽吐血。用发灰残、米醋二合、开水一碗,调服。

3、诸窍出血。用头发、败棕、陈莲蓬,各烧成灰,等分和匀。每服三钱,木香汤送下。

… …

溺白沂

释名 人中白。这是人尿桶内或尿缸内的灰白色沉淀物,以风晒久干者为好。入药须在瓦上煅过。

主治

1、诸窍出血。用人中白一团如鸡蛋大,加棉五两一起烧研。每服二钱,温水送下。

2、鼻血不止。用人中白在新瓦上煅干,加麝香少许,温酒调服。立效。

3、偏正头痛。用人中白、地龙(炒),等分为末,加羊胆汁调成丸子,如芥子大。每取一丸,水化匀,滴鼻中入。此方名“一滴金”。

… …

秋石

释名 用石膏浸入童便中制成。精致的称为秋冰。

气味 咸、温、无毒。

主治

虚劳冷疾,小便频数,漏精白浊。制成的方剂有秋石还元丹、阴阳二炼丹、秋冰乳粉丸、直指秋石丸、秋石交感丹、秋石四精丸、秋石精丸等。</blockquote>

从儿时起亲眼所见大人们用梨煮糖水治疗咳嗽,手掐人中抢救危重病人,深知其效果良好,但文中所述药物却实在与我们日常所熟知的自然科学相悖,让人根本无法接受。我们的确亲眼所见临床有效的草部,有谁验证过人部?如果验证有效为何不大力推广,像推广牛黄解毒片一样在街边药店推销人尿、乱发?按当代普遍接受的自然科学来看,人体尿液成分为非蛋白氮化合物、硫酸盐等,作为人体不需要的废物排出体外,中医却将其作为药物供人服用,依据是什么?即便中草药将人治愈的病例很多,但药物的作用机理是什么?我们如何证伪?证伪标准是什么?是不是西医就是正确的?宗教哲学跟中医有关联么?无数个疑问洪水般涌来~

验证中医合理性,不能以西医作为参照。第一,现有西医体系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体系,它是建立在一个庞大的,相对完整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体系之上的,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相互交叉错综复杂,互为因果。比如化学、物理、数学等等,固然中医也与这些有关,但能用这套现有体系解释清楚的是极少一部分,更多关联的,互为因果的是人类未知的部分,比如阴阳学等等。“没有”是一个相对概念,“未知”至少占有50%的概率。第二,验证中医合理性不可能停留在医学领域。我们惯用的判定方法也是这套现有体系的一个映射,比如在过去,有人问起列车时刻表,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去车站查列车时刻表,而现在则是上网Google。这个反应便是对问题的解决逻辑的选择。用现有数理化的方式方法去验证中医,本身就会出现问题,想必这也是当今困局之一,因为推进研究和验证的过程都需要建立基础和参照,而这一切却都是来自现有体系。理论和实践是相互作用的,理论指导实践,实践验证修正理论,古人根据病人对药物的实实在在的感受总结出来药物的归经,并不都是思考出来的,而是真正试验出来的。假设现代科学一点一点证明中医合理性的存在,我们岂不是等到别人告诉我们自己有多可爱的时候,我们才开始爱上自己?我们不能光拿“现代科学”来衡量一切,标准套不上,你就说是反面,甚至是迷信。

西医是哪里出病变就治疗哪里,因此更容易量化,而中医是整体论,注重关系注重方方面面。所谓“对症下药”,那么中西医两者哪一个更有针对性呢?有人说是西医,因为西医的体系根源是生物的最小单元即细胞,进而是消化、呼吸等系统,哪里有病变就治哪里。有人认为是中医,因为中医更注重病人主观上的感受,往往是这个客观表现后面的主观感受对诊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因此,西医过于依靠中介,人不舒服却是存在的客观事实,但只要检查不出化验不出什么,就认为没病,有时候非得等病到一个程度才能确认有病才能开始治疗,西医往往会下一个”神经官能症”的诊断,开一些维生素,谷维素之类的药来打发你。这样来看,两者都不是绝对的对症下药,侧重点不同,判断方法标准也不一致。无疑,判断的主体是医生,由于医生的特殊社会角色,又由于中医行业不可量化的特殊性,中医只有两条路选择,要么做苍生神医,要么做类似巫婆神汉。为什么说医生和老师是高尚的职业,值得尊敬?真正的医生和老师是有大情怀的,救的分别是肉体和灵魂。反过来,就只能是害人。没有中间可能,所以非常严肃,容不得半点虚妄。

中医问题不单纯在医学领域,更深层次考虑应该是哲学。中医讲道、易、气、阴阳、太极、八卦、数等,医治无非是顺天道调调人体而已。中国古人用“阴阳”二字就将万物生长万事变化的道理讲清,时间、空间、人体、自然、宇宙精妙对应,天人合一。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重大区别是中国文化讲究内求,希望了解人内心的变化,进而了解人和自然的关系,进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而西方文化研究外部世界的客观关系,进而为我所用,满足自我的欲望,达到自我的目标。现在的人们都在哲学上崇拜西方科学那套体系,并不是说现代科学体系不好,它的确也是历史的,更是严谨的,很多学科在现有科学体系中发展的很对很好,可它却很有限,它的实证本质跟我们内证的传统截然不同。理论都是需要被证明的,你信实证好像是天经地义的,因为即便我们拿不出内证,事实就摆在那里,谁都不得不尊重事实,既然无法区别实证和内证,就没法儿在今天提出中医伟大的合法性,说中医不科学,很有可能从概念上就错了,从本源就理解错了。无论如何你首先得承认古代中国人有比现代的人们厉害先进的地方,有太多被称为“迷”的现象仍然存在,现代人无法解释,不知道答案。

构筑完整体系,各学科齐头并进,共同发展,吸收现代的东西,这是中医现代化的主体工程,更是解释中医发展中医的唯一途径。以学科划分来说的话,科学分基础学科、技术学科、应用学科三大块,中医缺的是中间,而且学科划分的思路是还原论的,越分越细,以至于同学科不同分支的学者彼此之间都无法交流,而中医是整体论的,不切割不分裂,最最注重联系。提到胃的时候一定会提及脾,说到气血的时候一定会提及肝脏。西医则是哪有问题就是哪。当东方哲学演变到某种程度,逻辑链条逐渐闭合之时,或许中医的诸多争论便不复存在。

当然,构筑这套完整而坚实的体系是极度困难的。

首当其冲的难题是教育,任何学科的前进探索往往都起源于教育,教育是对文化的积累和推进过程,教育面向的是人,是希望,是创新的本源体,是最有可能诞生颠覆性新生物体、创造性思维的群体,然而,在现有情况下,现代学校教育面对中医这样一门特有的学问确实没有现代科学那样的通透性,特别是在技术的应用上,西医有大量现代化的手段可以借助,而且这些手段越来越先进,整个世界的科技都在助力,现代物理学、现代化学、现代生物学等等等等。而摆在中医学生面前的永远是那几本圣典和几张老中医的面孔,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外力帮助,相反外界更多的是在为难你,给你挑刺。中医教育本身并不是通过中介来实现的,而必须靠主体自身去用功,几乎完全依靠“师傅”的言传身教,师傅心中的标准和依据正是千百年来的圣典(医学论著),中医经典的理论形成以后,后世的人往往就只学习这个理论,而不去亲身感受这个内证实验过程。中医与西医在诊断上所采用的方法是大不相同的。翻开历史,在这千多年中,凡是在中医这个领域有所成就的医家,我们研究一下他的经历,就会发现,大多数医家都是从经典中走出来的,大多数医家都是依靠经典而获得了公认的成就。经典就好比古典音乐,而现在的这些书籍,包括各种教材,就好比流行歌曲。经典的东西不像现代的教材这样白,拿起来什么就明了,它需要你去感受,需要你去悟。 当下的中医院校就处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与中医师承教育方式的矛盾和困惑之中,同样是考试导向性教育,必须用现代类似西医的方式进行,而专业是中医,医师资格考试考的是中医基础、中医内科等等。要一个学生在五年的时间里,既要学中医,又要学西医,还要读懂苦涩的经典,读透实际上是不可能的,这个矛盾至今仍没有办法解决。

近百年来,经历高度农业文明之后,传统文化根深蒂固,中华文化迟迟无法促生类似西方的现代文明,中国人耻辱而自卑,于是新文化运动,于是文化大革命,可惜矫枉过正是历史的常态,苦的是后来人,在这个价值观最紊乱价值极缺失的时代,中国人应该相信什么?我们跟别人的不同在哪里?我们拿什么骄傲?2008年的夏天,每个中国人都感受到耻辱终于被洗刷的快感,人们眼看李宁飞天点燃中华富强的圣火,却不知道点没点燃中华文化的圣火。中医作为数千年来被传承的既定文明,它已与中国人民灵魂紧密关联,改变它无疑于一场思想革命且一经起效就不可逆转,它牵涉到文化传统和民族自尊,社会稳定,政治信誉等诸多问题,显得盘根错节,一丝一毫的变动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从这个角度来看,去年一度盛行的反中医运动其试图转变的社会层面也决不仅仅是医学的部分,它的所涉及的范围和意义要远远大于医学领域,单纯的大谈民族主义来阻止社会现代化的进程是可笑的。

政府在文明的演变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拥有政治力量的国家政府不应将中医绑架到政治的船上,或者说政府不应被迫站在中医一面与世界公认的自然科学对抗。经过历次思想解放,过去的30年中国已经顺利的完成了科学技术全面现代化,部分法制现代化和部分思想和社会现代化,现在中国的问题集中在社会制度现代化和文明的提升,当然涉及到言论自由和人权,人们获取真实全面的知识(包括思考方法,科学研究方法)简便而高效,只要拥有一定的质疑精神,都会发现其中的疑问,可是,政府为政治目的一面大力推进国民文化素质进程,一面反向错误引导人们理解、认知、定位中医是错误更是可悲的。

解决中医问题的钥匙是科学,已知的和未知的科学。几千年来的传承文明,我们不懂,无法解释说明,这已经令我们足够汗颜了,我们不应将思路越走越窄,更不应盲目抵触甚至批判,相反,我们需要多一些宽容和诚恳面对我们的疑问,面对我们的未来。

文/任伟 Garry R.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