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沟通的意义

琴无知音徒添怨,言不由衷难解愁。

早在中学时进京参加冬令营,第一次发现在大街上的外国人有一种莫名的轻松,这种感觉与一贯的自我认知及环境认知有着巨大的差别,但又仿佛在梦里或者别的什么时间地点清晰的感知过,后来到香港念书、工作、生活的时候,这种感觉更为强烈。试着把这种感觉拆分开来,会发现他们一个明显特质,就是每个人都有强烈的表达欲望,并且能够轻易准确的表达自己的观点。不管是聊天、演讲、接受采访,还是做即兴主持,哪怕完全不做准备,他们每个人几乎都能够做到像专业脱口秀主持人那样夸夸其谈,哪怕是那些平时语文根本不及格的人,也都能对答如流,完全没有我们国人在表达自己观点时常见的那种唯唯诺诺,磕磕绊绊,瞻前顾后的状态。

在国内受过教育的人,不知是否与我有同感。虽然语文课堂内容貌似很丰富,但是周围很多人对表达都会有天然的强烈反感,即便是文笔其实还算不错,但却依然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既不喜欢口头表达,也不喜欢文字表述。究其原因,最直观的是那些我们所熟悉的处处受限的表达方式,那些千篇一律、空洞无物的题目,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禁忌,实在是让人轻松不起来。许多老师为了能让学生在考试中得到高分,甚至刻意的去编造符合证明要求的事实和观点。
直到90年代末,互联网在国内的出现,我对写作的挚爱终于有机会得以充分释放,脑子里一下豁然开朗,因为开放的互联网让所有的限制瞬间消失,人们仿佛得到了空前的表达自由(至少貌似如此)。写作成了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在学习工作生活中满足本能,乐在其中的事情。以至于在高中时办了学校第一份报纸,从那时起每日坚持大小写作至今,从QQ签名到QQ空间,从博客到微博,从朋友圈到Facebook,前后留下文字、图片成千上万。每次成功的表达都能给我自己的内心带来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这也让我越来越意识到,有效的表达和沟通对心理健康极为重要。

所谓的“有效沟通”就是指一个人能够准确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并被受众准确理解,最终得到有针对性的反馈,因此“表达”和“理解”就是有效沟通的关键。如果社会中大多数人都具备良好的表达和语言理解能力,“沟通”就会成为人精神减压的最佳渠道,反之就会导致人难以释放内心的压力,容易形成习惯性的精神压迫。然而,正是由于表达能力和语言理解能力的缺失,“有效的沟通”在当今国人之间逐渐淡化消亡,出现了很多“奇异”的现象。比较常见的便是因为种种原因,人很难将自己的想法完整清晰的表达出来,导致真实的观点和实际表达相距甚远。比如内心深处想对某些事情表达“批判”,但通过大脑逻辑化之后,等说出来却变成了实实在在的“褒奖”,不知不觉的变成了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样子。清晰的逻辑有的时候不见得是一个人能够准确表达自己观点的主要因素,很多人话能说的清楚,但是意见或者观点却未必能够清晰的表达出来。国人在自己的话语中似乎总是藏有无穷无尽的引申义、潜台词,导致听众难以真实的理解表达者确切的意图,做出来的反馈驴唇不对马嘴。即便是少数接受西方教育的人,采用幽默、纯粹、直接的西方化表达方式,听众一方却依然按照国内的逻辑规则去思考判断,结果可想而知。如此循环,最终在完全偏离了本意和主题的情况下,双方轻则无法达成共识,重则变得各怀鬼胎,恶语相向。那么造成这个负面转换的原因是什么呢?仿佛冥冥中有个普遍认同的成功要素、成熟标准,人们只有这样的表达和沟通方式才能给带给自己足够的安全感。

还有另一种情况,人们一边不停地重复着自认为权威性的观点,试图用完全出于妄想的逻辑来总结复杂的思想或事实,另一边强调并要求他人也要言简意赅。“一言以蔽之”其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通常对于局部的理解认知已经登峰造极,经过无数次的验证和推敲,能够看清问题的本质。以《论语》为例,很多人认为《论语》最大的艺术特色就是“简洁”,孔子和他的学生用非常简单的语言就能切中问题的要害,因而人们强迫自己也按照这样的方式去表达。但实际上,中国古代遗留下的很多著作,由于篇幅的限制或者记录被损毁,大量的论述和验证的过程其实并没有被呈现出来,看似一言以蔽之的观点,真实形成的过程可能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得多。极其武断不留余地的表达方式,不留质疑或反驳的空间,即使别人发现了漏洞,无论怎样列举事实和逻辑进行反驳,一律完全无效。

作为一个80后,我深刻地体会到,虽然在学校中学习了标准化的发音,海量的词汇和文学修辞手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应该不算文盲,但是一旦到了需要表达和沟通的时候,却总感觉不够好,甚至连文盲都不如。文盲说出来的话,起码清晰易懂,而我们的表达却永远都是模棱两可,不知所云。中文本身是这个世界上公认发展最完善的语言之一,据说韩国人和日本人在撰写过于复杂的学术论文或者哲学性文章时,他们都会选择使用中文(当然是繁体中文),因为他们认为日文和韩文对复杂思想的表达能力是有限的,而中文则可以用极其简单的语言来极其精准表达情感和思想,世界上绝大多数语言都不具备这个能力。这个世界上也没有那种语言,能够通过几个字,甚至字型结构就能完整地表达出观点。中文也许不是最方便应用的语言,但是其文化和信息的保存能力毫无疑问是最强。几千年或者几百年以后,哪怕人类灭绝,即使文明出现了断层,新的文明恐怕也只能通过中文才能够了解到今天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由此可见,并非中文本身缺乏表达能力,而是今天的我们将自己这样一门博大精深的语言变得无法清晰表达,这是多么令人叹息的事情。尤其是那些著名的内容APP,对于词汇和语言逻辑的滥用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却仿佛成了一种流行标准。

国人距离自己的内心是越来越远,很多人的表达甚至已经到了言不可能由衷的地步。从最开始的有观点不敢说,到有观点说不出。很多人甚至已经在不经意间从根本上抛弃了自己的观点,没有观点也就没有了表达欲。从小到大,身边的老师长辈传递的生存之道中的重要一条便是“含蓄”,也就是说不要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而是挖个洞自己去倾吐心声。然而这样的做法真正影响的是人的表达能力和表达欲望,没有了表达,沟通就会变得无效,于是内心的压力就会越积越多,最终转化为永远发泄不完的情绪和怨恨,进而陷入到无比敏感的妄想性人格,成为无穷无尽焦虑成因的一部分。

希望我们都能好好的审视自己的文化,反省现代文明发展中的问题,在重塑我们的文明之前,先停止破坏我们的思想和语言体系,用心将它恢复到应有的水平,还原它本来的样子。

文/任伟 Garry R.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